当前位置:衢州政协>> 文史天地>> 三衢文苑>>详情
心无纤尘方能绘就诗意家园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24日 来源: 作者:周晓天 浏览次数:

 

 
有人说,朱传富的画看不懂。满纸墨团,点线浑濛。美术界同行论及朱传富山水画,多说他专攻黄宾虹一路,入得宾老山水真髓,画面浑厚华滋,笔墨松动随意,景象似与不似之间,生动自然云云。
圈内同行的评说自然没错,他从上世纪六十年代浙江美院附中毕业以后,数十年潜心精研黄宾虹,深得黄宾虹山水精妙,画面层层叠加,“近看几不类物,远观则景物粲然”。黄宾虹是集大成者,他的山水乃现代山水画之巅峰。但世人知黄宾虹者众,识黄宾虹山水者寡;学之者众,然成者寥寥。何也?缺乏学养和心性。朱传富之所以能成为学黄之佼佼者,首先是年轻时便喜爱黄宾虹山水,并能心无旁骛,心摹手追几十年,矢志不移,练就过硬的笔墨功夫。其次,他数十年广泛涉猎,醉心传统文化,积累了深厚的国学功底,中医八卦皆有所通,题画诗句,信手拈来,吟哦成章。再次是他生性憨厚,为人迂直狷介,却大智若愚,有天真之气。前两者固然是他成功的基础,但真正能使他出类拔萃、自成面目的还是他的净心和天真,他对恬静家园的热爱,对平和人生的诗性追求形成的独特的心性,使他的画别有异彩,散发出诗意的光芒。
朱传富笔下少有崇山峻岭,也无奇峰怪石,画的不是黄山、华山,不是巴山蜀水,而是浙西的丘陵山地,是他生于斯长于斯的家园。这片土地的灵性已经附着在他的笔端,落笔之间便跃然纸上。他的画里几乎看不到空谷巨崖,只有烟云缭绕、秀润苍郁的山峦;他的画面上从来不出现宽阔雄伟的瀑流,有的尽是山脚石罅中的涓涓细流;他的画里没有大江大河,只有村塘小溪。他笔下的山水是他胸中的丘壑,是他梦中的家园。
他的山水可观游,更可居。画面里都有房舍,房舍也不在崇山云深处,而是在缓缓山坡后,隐隐树丛里,近在咫尺。传统山水里少有入画的菜畦,也是他笔下寻常景象。许多画家喜欢画飞鸟,借飞翔的鸟群表现空谷悠远,他的画中几无飞禽。他的笔下,只有凫水的鸭鹅,游于屋边水塘。他的作品展现的都是宁静闲适的山村生活,像田园牧歌,清亮悠扬;像山水诗,隽永优美。
朱传富山水里的人物,不是策杖老道、隐士高人,也不是游客,是村夫、孩童,行走的,担柴的,骑自行车的,都是栖息其中,享受清风,沐浴在朝晖暮霭中,与美丽山野同呼吸共命运的大自然的主人。他们面朝青山绿水,“春暖花开”。无论他的画是表现春夏秋冬,还是晨昏晴雪;无论是用浓墨焦墨枯笔渴笔,还是用淡墨清墨渲染点厾,画里都只有清幽、明朗、空灵,没有冷寂萧瑟,没有虚幻。他把内心的从容淡定幻化成笔底秀美恬静的田园,创造了一个远离尘俗的纯粹的世界。这个世界是现实的,又是理想的。在当下城市化浪潮中,山村行将消逝,传统的生活方式渐行渐远,社会变得浮躁不安,远离喧嚣,向往悠闲生活,成为越来越多人们的普遍心态。他笔下的田园世界,是他对自己精神家园的坚守。
他的画带给我们的美是传统的,又是现代的。他的画面里也有摩托车和汽车,但它又不像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现实主义文艺思潮影响下,中国画通过画汽车、输电塔、机动船等来表现蒸蒸日上的国家建设。那个时代的作品,贴近生活、反映现实,但往往缺少文人气息。而朱传富笔下的摩托车、汽车似乎成为一种符号。他从来不用兼工带写的笔法刻画人物,描摹器物,而是用写意的笔墨来点缀。摩托车、汽车这些看似与文人画格格不入的现代元素融入画面产生了谐趣而又充满诗意的效果。
朱传富是入世的,又是出世的。他的画源于生活,又是生活的诗化。画家必须深入生活,对大自然进行深入细致的观察体验,才有可能获得独特的审美体验,产生强烈的创作冲动,爆发灵感,铸成审美意象。但另一方面,画家又不要执着拘泥于现实生活中的种种现象,才有可能对宇宙万物进行冷静理智的分析和研究,产生深刻的认识和炽热的情感。艺术形象应具备“不即不离,是相非相”的审美特征,从而“渺茫多趣”。画家的妙悟只有“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才可能使画的意境为之一新;也只有经过妙悟审虑的画作,才可能韵味无穷。朱传富走遍了衢州的山山水水,“搜尽奇峰打草稿”,在进行审美活动时,潜心于对象之中,不但了然于目,而且了然于胸,从而在凝神观照中达到主客同一、物我两忘的境界。
简言之,正是因为朱传富具有面对大自然时的净心和禅透顿悟,才能创造他的“诗意田园”。《坛经》云:净心则“心量广大,犹如虚空,……虚空能含日月星辰,大地山河,一切草木。”画家必须具备虚空明净、杂念全无的审美心境,以经过净化的、排除了各种世俗欲求的心境去对审美对象进行审视观照,才能体悟到宇宙万有的内在本质和生命律动,从而渐入审美境界。
朱传富的画浑然天成,意趣横生,超像于外,自在于心,是心性与笔墨的巧妙融合。笔墨是心性的载体,心性是笔墨的旨归。没有心性的笔墨是苍白的,没有笔墨的心性是虚空的。
黄宾虹诗云:“江山本如画,内美静中参。人巧夺天工,剪裁青出蓝。”朱传富的山水脱胎于黄宾虹,又因为时代和心性差异,形成了自己鲜明的风貌,在文人味中又多了浓浓的田园味、生活味和诗味,这不能不说是他的一大创造。
  • 上一篇:姑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