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衢州政协>> 文史天地>> 三衢文苑>>详情
衢州水亭们的华丽转身
发布日期:2018年12月17日 来源: 作者:叶廷芳 浏览次数:

今年即2018年元旦,新华社、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以及浙江主要媒体均以头条新闻报道衢州古城水亭门的3D灯光效果或“灯光秀”。这件事简直让衢州市民倾城欢腾!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参与建设的家乡虽也常受到媒体的关注,但从来没有像这次那样爆红!这无疑是对自己付出的智慧和血汗的一种报偿!而这更引起市民们当天晚上更大的狂欢!笔者通过手机微信,分享着家乡朋友们不断发来的现场的欢乐场面,激动得老夫不由地用美声男中音唱起了贝多芬的《欢乐颂》,呼应着家乡人民的欢乐情绪。

衢州市位于浙江西南隅,分别与闽、赣、皖毗连,号称“四省通衢”,是东南军事重镇,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故其城池相当坚固,有完整的城墙和城门。城门有六座,其中临江的西城门有两座,即大西门和小西门。大西门又叫水亭门或朝京门。水亭门因濒临钱塘江上游第一江即衢江,在现代交通工具出现以前,其门外可是浙西乃至邻近诸省边境的重要埠头,有“千帆竞渡”的形容。水亭门及其附近街区当年之盛况可想而知。

 

 

 

                                                 叶廷芳在儒学馆查阅资料

 

时光荏苒,随着工业时代的兴起和现代交通工具的发达,水亭门的风光早已不再。仿佛上苍注定这座城门甚至这座城市只能与农耕文明相联系。反正,作为20世纪50年代前期的中学生,我一次又一次目击了她的平淡无奇,或者说她的素朴身姿。因为我的中学母校校址恰好座落在与水亭街连成一条直线的县学街。只要一走出校门,就能直接看到水亭门的身影。每年夏天的傍晚,同学们常去水亭们外的城墙脚下游泳,只见一江充沛而清澈的河水在缓缓流动,至于前人们所说的那个“千帆竞渡”的繁忙的码头和码头上那个偌大的卷雪亭,却早已不见了踪影,成了遥远的梦!

这种失落庶几可以归因于时代的进步。但水亭门的另一种遭遇与侥幸却不得不归咎于特殊年代部分市民的轻信和狂躁!说的是“文革”年代的“破四旧”!在这股歪风中那部分市民站不住脚跟,随风而动,亲手摧毁了家门前的几乎所有的城墙和大部分城门!所幸唯水亭们与大南门侥幸地未遭灭顶之灾,就是说,它们的城楼都被破坏了,而根基即城门尚保持完整。你看:现在水亭门的城门墙高7.37米;拱卷即门洞高5.5米;门洞宽:4.88米;石砌墙基厚:1.5米。这些都是原汁原味的遗存。这为她后来的“华丽转身”奠定了基础。

 

                                                              水亭门夜景

 

当然导致水亭门的身份提升的不全在于其身份的真实性,还在于水亭们所在的衢州这座古城的历史文化含量。她拥有1800余年的建城史。除了军事重地外,还由于她拥有厚实的人文底蕴。首先值得一提的是,有六代孔子嫡孙(第48-53代)在金兵南下局势的威胁下,根据南宋皇帝宋高宗的旨意驻留衢州。这座古城因此成为“东南阙里,南孔圣地”(孔子第75代嫡长孙、六岁时被册封为“孔子南宗74代奉祀官”的孔祥楷现就生活在衢州)。故1994年国务院在批准衢州城为全国历史文化名城时所陈述的理由是两条:一是有完整的城墙;二是为南宗孔府所在地。恰好“文武双全”。

再从水亭们所承载的衢州古城的历史文化角色看,她也是首屈一指的。她所涉及的所谓“三街七巷”,是衢州古城最重要的片区之一。除城门、城墙外,有庙宇、古塔、会馆、宗祠等建筑多处,传统民居59处。其中属于全国文物保护单位的有二处;省市保护单位14处。可见其内容之丰富,价值之贵重。因离中学母校很近,许多我都耳熟能详,是我的乡愁重地。

与许多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国民的文物保护意识的觉醒是比较滞后的,不仅从老百姓层面看。自1962年国家公布的第一批全国文物保护单位180项到2013年第七批国家公布的4200多项,可以看出我国国民文物意识不断提高的阶梯式脚印。但总的来说我国公众的文物保护意识的觉醒还处在过程中:就是说睡眼惺忪中知道要保护,但不知道如何去保护;一保护反而是破坏。最典型例子是2016年辽宁绥中县锥子山“最美野长城”被维修成一条“水泥马路”的咄咄怪事!这类保护的误区在衢州古城保护过程中不同程度地也发生过。例如不懂得尊重古城原有的脉络和肌理,单独拓宽一条街的宽度,而使它失去了与之相关的城门固有的尺度比例关系,导致二者严重失和。2009年笔者在《致家乡父母官的一封公开信》中提到了这个问题,并建议将来在水亭门的改造中避免这一做法。因此笔者这次参观水亭们改造工程时,一走进水亭街的“大门”即牌坊,我首先关心的是水亭街的街面有没有被拓宽?结果令笔者相当满意:我发现水亭街的宽度没有突破原来的宽度――12米(不过这是抗战期间因军事运输的需要而拓宽的现状,不无遗憾),从而基本上维护了它与水亭门城门尺度的比例关系;其次我注意观察:水亭街两旁乃至水亭门周围的房舍经过改造后有没有明显突破原有的天际线,即城楼的高度?结果也令我欣喜:新建或改建的房屋一律都控制在允许的范围内,即不超过城楼的高度;第三,我注意观察:水亭们周围的城市肌理即三街七巷的固有风貌或曰古城风貌是否受到了尊重?结果也使我欣慰;他们依然如故,只是部分衣帽有了更新,而这是意料中事。其中的标志性建筑如天王巷里的天王塔,是我国历史最悠久的古塔之一。惜明代末年被暴风吹掉了顶。解放初期人们出于安全考虑将其拆毁。居民们怀念至深,有“不见天王塔,眼泪滴滴答”之说。笔者也一直为之惋惜。现重见天日的天王塔依然保持着梁朝时代的七檐六面仿楼阁式砖塔,高35米,峭拔鲜亮,周围居民和游人们无不笑逐颜开;第四,适当增添了少量的、可以容许的历史建筑或传统的建筑元素,如民国风情街的“民国建筑”等。使这条曾经身份模糊的重要街道恢复了清白,也恢复了人们的历史记忆;第五,作为人文学者,笔者最希望看到有助于市民提高阅读兴趣和思考能力的共享空间或设施。所幸我没有失望:这里并不缺茶楼书肆、文化主题餐饮、音乐酒吧等场所。尤其那家叫“半书房”的众筹书房,它将人文艺术、民间图书馆和文化沙龙等多种功能糅合在一起,别具创意。此类创意还见之于24小时自助的“樊登书店”,如此等等;第六,增添了艺术氛围:适当安排了一些富有生活情趣的露天雕塑等,使步行街或广场的气氛变得轻松、活泼、幽默。第七,合理而有序地安排了必要的商业店铺:特色美食、咖啡西点和土特产摊点甚至属于非遗的特技表演等,既满足了游人的生活情趣和舌尖要求,又平添了本地区的一种民俗风情。第八,步出城门外,只见河滨绿地赏心悦目,格局别致,更有刚移植的贵重名树护環。繁忙的交通去哪里了?答:一条隧道取而代之。妙哉,多么灵动而流畅的手笔!最后笔者步上水亭门城楼,朝西南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浩淼的信安湖上一根高大的喷水柱耸天而立,据说它喷出的水柱为亚洲之最,高达218米!令人惊叹不已!每逢节假日,无论站在水亭上门上还是下,都可以看到它高空表演的奇观。这意味着,水亭门内外景区与信安湖景区已融为一个大景区,一个融古城风貌、水上乐园和现代文化风情于一体的新型历史文化街区,成为衢州古城最醒目的地标性风物!

目前,衢州市根据全省的战略目标和要求,正加紧规划并着手将衢州建设成一个“大花园”。这个大花园目前在与水亭门隔江相望的西区已初露端倪。水亭门的身姿正是为了适应衢州市整体发展的这一战略目标而华丽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