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衢州政协>> 文史天地>> 三衢文苑>>详情
碧血丹青话“麻蓬”
发布日期:2018年12月17日 来源: 作者:青青 浏览次数:

西出衢城,沿石梁溪逆流而上,飞越关王堰和司马堰,经溪中小岛(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桃花岛原型),前行三公里便是海龙堰了,堰的一侧是金庸文化广场,对岸 “十三太保”的武功石刻,一招一式,栩栩如生,高深莫测,这就到金庸笔下的石梁麻蓬。

桃源七里山泉出,汇溪流经麻蓬村,村庄缘溪而筑,南村北山,夹岸桃杏,野花幽草,溪腰盈盈一水间。豁然开朗,堰坝宽广,波光粼粼,玉花飞溅,溪水放纵不羁。村口桥上望去,炊烟袅袅,鸡犬相闻,枫杨深处人家。

麻蓬村远眺

麻蓬风俗、民情和方言完全不同于周围村落,村民沿袭祖辈南丰方言,皆信奉天主教,并世代习武,独特而神秘。“蓬中生麻,不扶而直”这富有哲理的诗句,又赋予“麻蓬”风雅的内涵。我浮想先祖择此隐居,一边吟唱古诗词,一边开荒种苧麻的情景。

清乾隆时期,江西南丰傅佑仁、佑我二兄弟来衢州石梁下游沙滩开荒,以种苧麻为生,搭棚而居,繁衍傅姓人家,开枝散叶,形成村落。道光末年,柯城之东的王沛然公,在西安县任兵房吏,居北门街总兵署右手市街清水牌楼底。上峰嘉其才能,擢为吏总(摘自王氏家谱),与麻蓬傅氏结成姻缘,生一子四女,沛然公之子席珍自幼居衢城读书,却喜务农,咸丰二年,席公携母举家迁居麻蓬,耕读务农,形成了麻蓬村第二大姓氏人家。

麻蓬村王、傅两姓村民皆为武术世家,拳师辈出。道光末年,两姓弟子潜心研习祖传武术的同时,派人前往福建南宗少林寺拜师学武,学成十三套少林拳法归来。他们因景仰 “王不过霸王,武不过存孝”的李存孝(后唐太祖李克用第十三义子,称“十三太保”),感念恩师,萃取少林拳法的精华,自创一套拳法取名“十三太保”。其精髓在于“步法、身法、手法、眼法”和“眼快,手快”, “四法两快”的奥义所在,只有传承人得以一脉真传,一般弟子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清光绪年间安徽凤阳水灾,引发大量灾民到衢州乞讨,流窜,部分甚至打劫。听说麻蓬村殷实,他们便浩浩荡荡而来,当时沛然公孙王建圣(王光正)信步于自家门口,部分灾民蜂拥而上,领头人抬手流星球(小铁锤系上绳索的武器)迎面飞过,欲以绝技惊摄。建圣公却不动声色,徒手接住流星,顷刻间一拳、一腿,将其领头人劈倒,建圣夫人也连连出手。“一个两个不出手,三个四个一只手”这就是麻蓬功夫。领头人只得连连抱拳道歉,建圣公同情他们流离,召集全村人集粮捐钱救济,灾民称谢不已,麻蓬武功和向善乐施传为一时佳话。建圣公的四子王孝良在衢州也是赫赫有名的武师。    

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7月,在北方义和团运动的影响下,江山终南会的刘家福在福建九牧掀起了反教会斗争,浙闽边境的反教会人员立即响应,连续攻陷江山、常山等地。721,大批反教会肇事人员涌入衢州,摧毁教堂,连续杀了多名传教士,又杀了“向与西人联络,此次更遵命保护”教会的知县吴德潚一家30余人,史称“衢州教案”。衢州这座古城因教案震惊中外。最终金衢严道台鲍祖龄充军新疆,都司周之德处斩,浙江巡抚刘树棠革职永不叙用,肇事群众被杀40多人,赔款白银5万两,停止科考五年。

麻蓬近在咫尺,教堂和传教士却能安然无恙。据说气势汹汹的肇事人马靠近小村时,村民们却一如往常生活,不同的只有那静谧的枫杨林。枫杨树上影影绰绰飘过几个身影,轻功如此,众人再也无心恋战,落荒而去……可见麻蓬武功在当时是何等威慑。

1934年浙江省国民政府发起“国术救国”运动,一时间全中国的顶级高手齐聚杭州国术馆,“江南第一脚”的刘百川任教务长。沛然公玄孙18岁的王本厚(王义堂)、20岁的王本泉以常山县、衢县武试第一名的成绩入选国民政府国术训练员专修班,苦学刀棍拳法,“武当八卦拳”、“八卦散手” “通天棍”、“梅花棍”、 “梅花单刀”、“六合双刀”、“凤凰甩翼”,“四门金锁”等,学成归来的两人名声更振。可惜王本泉一脉武功已失传,王本厚的两个儿子和四个女儿坚持习武,如今小儿子王成奎虽 65岁,一路拳法下来,令人眼花缭乱,他却轻松自如,不愧为“十三太保”的嫡传人。

抗战时期衢州一中搬至石梁镇麻蓬村相邻的静岩村,武侠巨匠金庸先生经常徘徊在石梁山水间,“六十年中常如梦,石梁静岩夜夜心”是他对石梁情怀的写照。其作品顺口溜“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中多部小说写及石梁武功和山水,《射雕英雄传》中的桃花岛原型是静岩村的溪中岛,《天龙八部》中的灵鹫宫近在咫尺,是石梁镇九华乡的灵鹫山,而《碧血剑》中令人颤抖的石梁武功,构思灵感来自麻蓬武功,其中金蛇郎君夏雪宜的原型,为麻蓬村的上门女婿夏耀飞。

麻蓬村民皆信奉天主教,《衢州地名志》记载:麻蓬天主教堂,道光十年建成,初为中式房屋。民国元年1912年由教会法国修生设计,村民自发组织改建成西式建筑。哥特式教堂那尖形拱门、红色塔顶、彩绘的玻璃窗和堂门之顶的德式钟楼,都极具西洋风情。教堂内宽敞明亮,原祭台的背景画“三王来朝”,祭坛前侧的圣若瑟和圣味增爵雕像皆来自法国,是教堂三宝,惜皆毁于文革。贴邻教堂左侧的首善堂是一座传教士楼,供神父住宿,教堂右侧是领报堂,内有女客厅、修女楼、诊所,穿过女经言学堂,便是手工作坊。今天修葺后的教堂建筑群基本保留原来的风貌,却更加熠熠生辉,散发着迷人的风采。

自清朝咸丰年间开始,教会成立“天神会”收养弃婴,由沛然公幼女王亚纳(1823--1919)掌管。王亚纳教孩子们识字、读经,及长则教习手工、纺纱、编织及刺绣。她意志坚定,工作热心,一生守贞,为天神会服务,村民们尊称她“天神妈”。近百年,领报堂共收养女婴二百余人,我的奶奶童年时,就得到过领报堂的救助。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暂时避难麻蓬的修生们居安思危,不忘抗日救国,心念沦陷区受鬼子欺凌的百姓,粘贴“嚐(尝)胆报”,取“卧薪尝胆,洗雪国耻之义”。刊登战地新闻壁报,抄自各种报刊,与村民们谈论时事,刊物很受村民和衢州中学生的欢迎。

是谁敲响了那神圣钟声?悠扬钟声之后,村民们迅速聚集入教堂,优美的圣赞歌飘荡而出,歌声中充满虔诚、恭敬、感恩和赞美,这一切比大自然旖旎的风光更令人惊叹。

这小小村落最神奇的是:不管是儒雅书生,还是怀有绝技的高手,他们都是至孝的儿子;不管是麻辣媳妇,还是窈窕淑女,她们都是孝顺的媳妇和女儿,没有例外。民风彪悍的麻蓬,真正做到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那些法语、意语、匈牙利语、拉丁语的神父们和南丰方言的先祖一定同样感到欣慰呵。村民间不是没有矛盾和别扭,可对外始终众人一心,让邻村人羡慕不已。这也是其他村落一边窃窃私语麻蓬的另类,一边喜滋滋忙着和小村结成儿女姻缘的缘由吧,若嫁了个武林高手,或能娶了位女侠足以让人偷乐一辈子的。

这里林木茂盛,花香四溢,流水淙淙,清澈见底,鱼潜水底,鸟浮水面,人们怡然自得,悠然世外桃源。

小村如此神秘莫测,如此温馨美好。优美的自然环境,独特的宗教信仰,与四周村落完全不同的南丰方言,迷一样的麻蓬武术,当今网络演绎的世界,这美好却渐行渐远。叹息之余,愈爱吾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