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衢州政协>> 文史天地>> 三衢文苑>>详情
风雨姜席堰
发布日期:2018年12月17日 来源: 作者:张水祥 浏览次数:

清康熙《龙游县志》载: 十七都有姜村堰、席村堰,水源自处州。由南源至十七都,堤茅溪之水分为二堰:上姜下席,相距数百武。其所注自十一都、六都至二都,凡溉田五万馀亩。分子堰七十有二,虽大旱不竭,故一方受二堰之水者皆称沃壤。


为了大地的丰收

十七都,即今日龙游之官潭、后田铺附近,十一都、六都与二都,指的是龙游县郊的寺后畈、西门畈、詹家畈等;而茅溪之水 ,即指横贯龙游县南乡之灵山江也。

灵山江,是衢江右岸的一级支流,发源于海拔1265米的遂昌县高坪乡和尚岭,自衢州的南大门”----马戍口流入莽莽大竹海之间,经沐尘、溪口、灵山,流入官潭。

官潭附近,有龙山、虎山、龟山、蛇山……地貌神奇,逶迤灵秀,山水相依,如诗如画。

当我们溯着时光的河流,走进685年前的元朝至顺年间 (1330—1333) ,蒙族大汉察儿可马当任龙游的达鲁花赤(知县) ,当时邑内呼声震天动地: 引官潭之龙水 ,泽城郊之旷野,则民生无忧,赋税可保……

于是,察儿可马上奏朝廷,请求该县免交三年皇粮,倾其财力,筑堰修渠!同时,全县上下,裕者出资,贫者出力,并动员了两位当地员外姜文松、席寰泰,专司堰坝工事。

姜席堰全景

春秋三载,似江水般匆匆流过。两员外全身心投入堰坝工程,并耗尽所有积蓄和家产,用于筑堰修堤,怎奈此处龙踞虎盘(附近的虎山和龙山),地势险要,水流湍急,加之当时技术传统,基本上凭借人工,堰坝基础筑了又被毁,毁了又重筑……尽管最终两堰建成,却已过了朝廷既定的建堰期限,按律当斩。满怀惆怅与负罪之情,两员外在堰坝附近的一处深潭投江自尽!

这个壮歌一样的故事在当地流传了680多年;这两条神话一样的古堰被称为姜堰和席堰;传颂了世世代代之后,人们便合称其为姜席堰

为了大地的丰收,在年复一年的守望里,姜席堰承载了太多的风风雨雨,也承载了山一样重的历史与水一样长的文化……

灵山江赋予她的,是其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与人文景观。先祖们智慧的目光,在这里定格成如诗如画的永久的丰碑,它属于水利,也属于生态,属于历史和文化。整个枢纽好比一行行古诗,它由姜堰、席堰、沙洲及洲内溢流小堰、引水道、进水闸、冲砂闸及堰洞(建成之初用于引水,现已堵塞废弃) 等科学布局而成,顺着后田铺村旁蜿蜒的蛇山 之躯,相得益彰,美轮美奂。

灵山江水一路奔跑而来,到了这里,不得不如蛇一样地舞动着身躯,然后顺从地扑向姜席堰的怀里,乖乖地流向千顷粮田……即便有不听话的时候,那就是汛期,山洪的巨流会让堰坝在风雨飘摇中一次次地经受考验,那不要紧,因为后田铺的前方有一座龟山 ,再汹的洪流冲向龟壳 ,也会瞬间变得温顺起来!于是,风雨过后,姜席堰最终安然无恙!

相传,千万年以前,龟蛇相恋,风声水起,云蒸霞蔚。却遇附近“龙”争“虎”斗,争风吃醋,翻云覆雨,震动天庭。因为爱恨交集,阴错阳差,龟与蛇咫尺天涯,却终难成眷属。最后,为了一方生灵,它们各自化作一座山,泪眼相望!久久地,那些泪就成了一汪深潭、一江春水……

从那时起,后田铺及官潭一带,宛如仙境。被誉为龙游城之后花园 ,名不虚传。680多年前,那位蒙古族知县在完成姜席堰建筑的同时,命2人各骑1匹大马,马尾系石灰包,从后花园 起步,分别从龙游城郊的寺后畈方向和西门畈方向一路狂奔……马的身后,留下2串石灰印,这---就成了姜席堰渠线的最初定位。

姜席堰

从那时起,姜席堰,为了大地的丰收,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此后的近680多年里,姜席堰及其灌溉系统的修建和完善从未停止过,而其《管理章程》也一直在补充、在修订,章程的实施从来都很到位。这也正是姜席堰至今仍然保存完好,并仍能承担大面积灌溉任务的重要原因之一。据县志记载,从明、清到民国,再到新中国,龙游县的历任知县(县长) ,如钱仕、涂杰、黄大鹏、卢灿、徐起岩、高英、何之泰等等,他们承前启后,非常注重姜席堰的维护和使用;姜、席二公壮怀激烈在前,历代乡贤涌跃出资出力,不计个人得失,曾经留下过许多感人的故事,还留下过一些文献;其中县志上有记载的,不乏成千上万人修堰筑渠的场面。抗洪抗旱的历史,在岁月的长河中,可歌可泣!龙游人为姜席堰及其渠系而抛洒的无尽的血汗,同姜席堰一样,将永远载入历史的史册!

 

为了母亲的微笑

迄今,姜席堰干渠总长18.8公里,支渠总长30.87公里,惠泽着21个行政村。

正是由于这一灌溉体系一直沿用至今,堪称古代山溪性河流引水灌溉工程的典范,正是由于其工程布局、工程技术体现了天人合一 ,蕴含着深厚的历史文化价值和科学技术价值,正是由于其管理体系和管理制度保障了工程的可持续利用,及其对当代水利工程管理的多方面的借鉴价值,让中国. 浙江.龙游的姜席堰被世界瞩目!

静卧在龙游后花园 里的姜席堰或许不会知道:自2016年年底开始,有关她的世界灌溉工程遗产 申报,一直在酝酿、在击鼓、在呐喊。

首先,姜席堰申遗最拿得出手的是文献与档案。光是《龙游县志》上有详细记载的文章,就有13篇之多,其中有几篇是自明、清以来,龙游县历任县长治理姜席堰的纪事(心得) 文章,写得实实在在,有理有据,入木三分。龙游的历史文化宝库中,明万历年间县志、清康熙年间县志、民国时期编撰之县志,均保存完好,尤以余绍宋主编的民国《龙游县志》,堪称精品,享誉神州,而其对姜席堰的记载,更为系统而全面。现任龙游县史志办主任黄国平,近20年来,对龙游历史文化的挖掘和研究一直锲而不舍,志趣盎然; 其对龙游石窟、年年红、民居苑、荷花山遗址、姜席堰、三门源等龙游的历史文化名胜,只要一提起,总是如数家珍,娓娓道来;身临其境之时,被公认是最具资历的导游

龙游,是千年古都,如此文化氛围,如此痴迷于地域文化之赤子,从古至今,并非绝无仅有。单说此次姜席堰申遗各类资料之搜集、整理,那不外乎是一个团队的不遗余力、无私奉献。有职场的,有民间的;有专业的,有自告奋勇的。这当中,包括已80多高龄的原龙游县家喻户晓的水利 叶仲魁,包括对姜席堰工程构建颇有研究的县水利局原总工程师周土香,包括乐此不疲为姜席堰“奔跑” 的街道干部刘红卫,也包括后田铺村的一位叫严家纪的老人。早在2010年,龙游举办旅游业创业设计和金点子有奖征集大赛,老严的《龙商古道天然美景第一堰---姜席堰旅游资源开发之我见》在大赛中夺魁!从那时起,他对姜席堰的文史资料搜集从未间断过,即便是田头干农活时,也常常带个小本子采访 那些路过的老人,更深入地了解和记载姜堰席堰、蛇山、龟山、水碓、水车……以这些为载体的,如灵山江的水一样源远流长的故事和传说。

凡此种种的人和事,物与文,终有一天感动了上帝

申遗伊始,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中国水利学会水利史研究所所长谭徐明教授等人,是最早被感动 的人。他们应邀赴龙游对姜席堰进行第一次实地考察,那时,2016年的冬天即将过去,后田铺山上的春笋刚刚开始萌动。

接着,在谭徐明会长的倡导和带领下,数批来自北京、杭州等地的国家级教授、专家、博士,于20177月、20181月先后来到了龙游,走上了姜席堰……读懂了姜席堰之后,他们认为:姜席堰虽规模不及四川之都江堰,然其传统水利工程文化遗存非常有价值。我们看好姜席堰!

是啊,问鼎世界级的灌溉工程遗产,而且是与国内久负盛名的都江堰、灵渠、长渠等并驾齐驱,人们不禁为姜席堰捏一把汗。

2018811日,大洋彼岸的加拿大萨斯卡通,第69届国际灌溉排水委员会国际执行理事会的创新与可持续农业水管理:适应气候多变性与气候变化 论坛会议上,有6位代表来自中国. 浙江. 龙游。他们由龙游县县长张晓峰带队,显然是有备而来: 他们怀揣着各种有关姜席堰的图文资料、视频资料,怀揣着3个月前国家灌溉排水委员会通过龙游姜席堰初申后的高度肯定与鼓励,怀揣着龙游40万人民的热望与嘱托……

2018年8月14日,在加拿大举行的国际灌溉排水委员会第 69 届国际执理会会议上,姜席堰被确认为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图为龙游县委副书记、县长张晓峰接过了授予姜席堰的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奖牌和证书)

814日,评审进入到最后环节。姜席堰摒住了呼吸,后田铺摒住了呼吸,龙游摒住了呼吸。

北京时间848分,消息传来----中国的都江堰、灵渠、姜席堰和长渠全部入选第5批十大世界灌溉工程名录

消息传来,后田铺沸腾了,龙游县沸腾了!

消息传来,灵山江笑了----

龙游的母亲河”----灵山江,露出了最真切、最自然的微笑。

此时,龙游郊外一望无际的粮田里,稻花飘香,分外醉人;纵横的渠道间,涓涓清流和着灵山江水的旋律,齐声欢唱……

姜席堰,从近700年的风风雨雨中走过来的姜席堰,当你的风采走向世界的舞台,你的故事定然会感动一代又一代!